Sunday, October 25, 2015

宋代宮廷中的古琴音樂

宋太宗曾經將古琴弦由七條加到九條
並稱之為君臣文武禮樂正民心
但當時的琴待詔朱文濟並不贊成九弦琴
後來也沒有得到推廣

傳賀若弼曾創作十個宮調小調琴曲:
不博金 (宋太宗改名為楚澤涵秋 因覺名太俗)
不換玉 (宋太宗改名為塞門積雪)
弦泛
越溪吟
越江吟
孤猿吟
清夜吟
葉下聞蟬
三清
賀若(最古雅 但已佚名)

*太宗推行右文政策(重文輕武)
右文說:右文說,是訓詁學上一種主張從聲符推求字義的學說,由宋人王聖美首倡。

沈括《夢溪筆談》卷十四有云:“王聖美治字學,演其義以為右文。古之字書,皆從左文。凡字,其類在左,其義在右。如木類,其左皆從木。所謂右文者,如'戔',小也;水之小者曰'淺',金之小者曰'錢',歹之小者曰'殘',貝之小者曰'賤'。如此之類,皆以'戔'為義也。”

這種學說認為,形聲字中義符表示了一般事類範圍,而聲符有時不只是示聲音,相同聲符的一組形聲字往往具有共同意義,這一意義由聲符賦予。例如上引的一段說明,“淺”、“錢”、“殘”、“賤”等字皆以“戔”為聲符,而“戔”又有細小之意,因此“淺”、“錢”、“殘”、“賤”四字都有細小之意。而因為聲符大多居於字的右側,所以人們稱這一學說為右文說 --- 維基百科

宋會彈琴的后妃:

太祖趙匡胤的皇后王皇后-- "常服寬衣 佐御膳 善彈箏鼓琴 晨起 誦佛書" 年僅22歲便去世
(木上絲: 那時候后妃彈琴應該是修身養性法之一 不知有沒有比賽定等級這種作為?)

謝道清太皇太后 (1210-1283) 理宗后 輔佐度宗 恭帝時垂簾聽政
謝道清善彈琴 時汪元量為琴待詔
謝皇后 享年73歲

王清惠 字冲華 為宋亡國之帝度宗的昭儀 (昭儀的地位僅次於皇后 是妃中地位最高的)
宋亡國后 隨三宮(大皇后二皇后等)北上
昭儀於驛館壁上題詩"滿江紅"
當時的琴待昭汪元量曾寫過一首詩[幽州秋日聽王昭儀琴] 
以及昭儀辭世時為其所寫[女道士王昭儀仙游詞]
足見王昭儀的琴藝才華非同一般


[幽州秋日聽王昭儀琴]

瑤池宴罷夜何其
拂拭朱絃落指遲
彈到急時聲不亂
曲當終處意尤奇
雪深沙磧王嫱怨 ("磧"音"器")
月滿關山蔡琰悲 ("琰" 音 "演")
羈客相看默無語
一襟愁思自心知

且看 王清惠的  [滿江紅]

太液芙蓉 渾不似 舊時顏色
曾記得 春風雨露 玉樓金闕
名播蘭馨妃后裡 暈潮蓮臉君王側
忽一聲 顰鼓揭天來 繁華歇
龍虎散 風雲滅
千古恨 憑誰說
對山河百二 淚盈襟血
客館夜驚塵土夢 宮車曉碾關山月
問姮娥 于我肯從容 同圓缺 (姮娥 姮音恆 就是月娘嫦娥)

 王昭儀最後入道觀修道

(木上絲:感 嘆 呀! )



Saturday, October 3, 2015

幽蘭又名猗蘭 Solitary Orchid

汪孟舒先生說: 林謙三轉印神光院[幽蘭]的首行有"一名猗蘭", 而古逸從書黎庶昌刻本抄錯作"一名倚蘭"...

遂想查猗與倚之差別, 辭海大字典這麼解:



猗有三種發音, 一種是一聲同漪(或衣), 二種是三聲同椅, 第三種倚可切哿運, 不知怎發音ㄧㄜ

ˇ 嗎? 發不出來, 但不重要, 重點是發衣的聲,有歎美的意思. 如果是發椅的音, 有同"倚"的意思, 也就是"依"(依靠依附)的意思.


如就幽蘭一曲, 當是有歎美之意. 確實應作猗蘭操, 發衣的音.

薌蘭的薌字意指穀氣之馨香, 或用以調味的紫蘇之類的香草
孔子"自傷不逢時, 託辭於薌蘭云" 或可解為有香氣的蘭花,或是一種如紫蘇之類的香草? 這薌蘭到底是不是 orchid 呢? 恐怕還有待考察

"夫蘭當為王者香" 怎樣的香味在孔子那個年代被認為是王者之香呢? 真想知道

另 關於「烏絲欄指法卷」

以「烏絲欄」作為書名是北京圖書館稱一唐代琴指法卷- 其書寫於由墨線畫成格的紙上- 因而稱其為「烏絲欄指法卷」此卷是從日本抄來的 被物部茂卿 (1666-1728 時為中國清康熙到雍正初年時期) 也就是荻生徂徠 (徂音ㄘㄨˊ)認為原是與「幽蘭」譜出於同一卷子 

北京圖書館原來有一從日本人物部茂卿的撰本抄來的舊抄本 但已經遺失了 汪夢舒先生所注釋的「烏絲欄」是抄自北京圖書館的舊抄本 並經過王世襄先生根據另一個抄本校正過 王所根據的抄本是 琴家鄭冰磬的抄本

「烏絲欄」後載有原跋: “目錄” “幽蘭譜” “琴左右手法“ “琴手法圖” “調琴法“ 然後有物部茂卿的署名

琴左右手法本是寫在一起的 到了日本的向江莞七郎 (物部茂卿稱為前賢 猜測其生存年代或許于中國的明末清初把?)把它分別為左右手法

汪先生將「烏絲欄」指法共計九十四條 分為右手五十五條 左手三十九條 (顯示聲多韻少)

詳細可參看中華書局2013 年底出版 楊元錚整理的 「古吳汪孟舒先生的琴學遺著」

01/10/2016
讀[古琴清英]page 226, 英年早逝的湖南師範大學教授,喻意志提出,[幽蘭]序中的"宜都王叔明"應是指南朝陳高宗陳頊(528-582)的第六子,被封為宜都王的陳叔明.

03/26/2016


打[幽蘭]譜的過程有很多感觸

記得第一次打譜是在2007年, 那年工作很煩心, 特別跟公司請假了十天, 把一年的年休都請在那時, 哪也沒去, 就窩在房間每天研究幽蘭譜. 從那次起至今, 總共重新校譜五次,

最初是按管平湖的彈法學, 也校對了楊時百的譜, 楊譜中間有一大段漏抄. 所以最後還是堅持按原譜一字一句打, 打譜也受袁先生影響很多, 特別是他對"五度蠲"的獨到見解... 並翻閱了[烏絲欄指法譜], 姚丙炎[唐陳拙論指法], 等古指法書籍, 也曾寫電郵請教姚公白先生... 才成為今日的彈法,

昨練到最後一段了, 仍尚未孰練, 錄音感覺還很生疏, 但覺得過程很值得玩味.

過去關於打譜幽蘭的紀錄:
http://peiyouqin.blogspot.com/2013/12/blog-post.html

http://peiyouqin.blogspot.com/2013/12/ii.html

http://peiyouqin.blogspot.com/2013/12/ii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