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6, 2016

解讀 姜夔《大樂議》

Edmund Dulac - The Nightingale- music master, 
1911 法國插畫家Edmund Dulac 為一本兒童讀物[夜鶯]所畫

汪中注譯 宋詞三百首(三民書局)中關於姜夔的介紹

 姜夔《大樂議》 在宋史 卷一百三十一 志第八十四 樂六 中有紀錄:

... 於是,姜夔乃進《大樂議》於朝。

夔言:紹興大樂,多用大晟*1所造,有編鐘、鎛鐘*2、景鐘*3,有特磬、玉磬、編磬*4,三鐘三磬未必相應。塤有大小,簫、篪*5、笛有長短,笙、竽*6之簧有厚薄,未必能合度,琴、瑟弦有緩急燥濕,軫有旋复,柱有進退,未必能合調。總眾音而言之,金欲應石,石欲應絲,絲欲應竹,竹欲應匏*7,匏欲應土,而四金之音又欲應黃鐘,不知其果應否。樂曲知以七律為一調,而未知度曲*8之義;知以一律配一字,而未知永言*9之旨。黃鐘奏而聲或林鍾,林鍾奏而聲或太簇。七音之協四聲*10,各有自然之理。今以平、入配重濁,以上、去配輕清,奏之多不諧協。

八音之中,琴、瑟尤難。琴必每調而改弦,瑟必每調而退柱,上下相生*11,其理至妙,知之者鮮。又琴、瑟聲微,常見蔽於鍾、磬、鼓、簫之聲;匏、竹、土聲長,而金石常不能以相待,往往考擊失宜,消息未盡。至於歌詩,則一句而鍾四擊,一字而竽一吹,未協古人槁木貫珠*12之意。況樂工苟焉佔籍*13,擊鐘磬者不知聲,吹匏竹者不知穴,操琴瑟者不知弦。同奏則動手不均,迭奏則發聲不屬。比年人事不和,天時多忒*14,由大樂未有以格神人、召和氣也。

宮為君、為父,商為臣、為子,宮商和則君臣父子和。徵為火,羽為水,南方火之位,北方水之宅,常使水聲衰、火聲盛,則可助南而抑北。宮為夫,徵為婦,商雖父宮,實徵之子,常以婦助夫、子助母,而後聲成文。徵盛則宮唱而有和,商盛則徵有子而生生不窮,休祥不召而自至,災害不祓而自消。聖主方將講禮郊見,願詔求知音之士,考正太常之器,取所用樂曲,條理五音,隱括四聲,而使協和。然後品擇樂工,其上者教以金、石、絲、竹、匏、土、歌詩之事,其次者教以戛、擊、幹、羽、四金之事*15,其下不可教者汰之。雖古樂未易遽复,而追還祖宗盛典,實在茲舉。
       

其議雅俗樂高下不一,宜正權衡度量:

自尺律之法*16亡於漢、魏,而十五等尺雜出於隋、唐正律之外,有所謂倍四之器*17,銀字*18、中管之號。今大樂外有所謂下宮調,下宮調又有中管倍五者。有曰羌笛、孤笛,曰雙韻、十四弦以意裁聲*19,不合正律,繁數悲哀,棄其本根,失之太清;有曰夏笛、鷓鴣,曰胡盧琴、渤海琴,沉滯抑鬱。腔調含糊,失之太濁。故聞其聲者,性情盪於內,手足亂於外,《禮》所謂“慢易以犯節,流湎以忘本,廣則容姦,狹則思欲”者也*20。 家自為權衡,鄉自為尺度,乃至於此。謂宜在上明示以好惡。凡作樂制器者,一以太常所用及文思所頒為準。其他私為高下多寡者悉禁之,則斯民“順帝之則”,而風俗可正。

其議古樂止用十二宮*21

周六樂奏六律、歌六呂,惟十二宮也*22。 “王大食,三侑*23。”注云:“朔日、月半。”隨月用律,亦十二宮也。十二管各備五聲,合六十聲;五聲成一調,故十二調。古人於十二宮又特重黃鐘一宮而已。齊景公作《徵招》、《角招》之樂,師涓、師曠有清商、清角、清徵之操。漢、魏以來,燕樂或用之,雅樂未聞有以商、角、徵、羽為調者,惟迎氣有五引而已,《隋書》雲“梁、陳雅樂,並用宮聲”是也。若鄭譯之八十四調,出於蘇祗婆之琵琶*24。大食、小食、般涉者,胡語。《伊州》、《石州》、《甘州》、《婆羅門》者,胡曲。《綠腰》、《誕黃龍》、《新水調》者,華聲而用胡樂之節奏。惟《瀛府》、《獻仙音》謂之法曲,即唐之法部也。凡有催袞者*25,皆胡曲耳,法曲無是也。且其名八十四調者,其實則有黃鐘、太簇、夾鍾、仲呂、林鍾、夷則、無射七律之宮、商、羽而已,於其中又闕太簇之商、羽焉。國朝大樂諸曲,多襲唐舊。竊謂以十二宮為雅樂,周制可舉;以八十四調為宴樂,胡部不可雜。郊廟用樂,咸當以宮為曲,其間皇帝升降、盥洗之類,用黃鐘者,群臣以太簇易之,此周人王用《王夏》、公用《驁夏》*26之義也。

其議登歌當與奏樂相合:

《周官》歌奏,取陰陽相合之義。歌者,登歌、徹歌*27是也;奏者,金奏、下管是也*28。奏六律主乎陽,歌六呂主乎陰,聲不同而德相合也,自唐以來始失之。故趙慎*29言云:祭祀有下奏太簇、上歌黃鐘,俱是陽律,既違禮經,抑乖會合。 ”今太常樂曲,奏夾鍾者奏陰歌陽,其合宜歌無射,乃或歌大呂;奏函鐘者奏陰歌陽,其合宜歌蕤賓,乃或歌應鐘;奏黃鐘者奏陽歌陰,其合宜歌大呂,乃雜歌夷則、夾鍾、仲呂、無射矣。苟欲合天人之和,此所當改。*30

 其議祀享惟登歌、徹豆當歌詩:*31

古之樂,或奏以金,或吹以管,或吹以笙,不必皆歌詩。周有《九夏》,鍾師以鐘鼓奏之,此所謂奏以金也。大祭祀登歌既畢,下管《象》、《武》。管者,簫、篪、笛之屬。 《象》、《武》皆詩而吹其聲,此所謂吹以管者也。周六笙詩,自《南陔》皆有聲而無其詩,笙師掌之以供祀饗,此所謂吹以笙者也。周升歌《清廟》,徹而歌《雍》詩,一大祀惟兩歌詩。漢初,此制未改,迎神曰《嘉至》,皇帝入曰《永至》:皆有聲無詩。至晉始失古制,既登歌有詩,夕牲有詩,饗神有詩,迎神、送神又有詩。隋、唐至今,詩歌愈富,樂無虛作。謂宜仿周制,除登歌、徹歌外,繁文當刪,以合於古。

其議作鼓吹曲以歌祖宗功德:

古者,祖宗有功德,必有詩歌,《七月》之陳王業是也。歌於軍中,周之愷樂、愷歌是也。漢有短簫鐃歌*32之曲凡二十二篇,軍中謂之騎吹,其曲曰《戰城南》、《聖人出》之類是也。魏因其聲,制為《克官渡》等曲十有二篇;晉亦制為《征遼東》等曲二十篇;唐柳宗元亦嘗作為鐃歌十有二篇,述高祖、太宗功烈。我朝太祖、太宗平僣偽,一區宇;真宗一戎衣而卻契丹;仁宗海涵春育,德如堯、舜;高宗再造大功,上儷祖宗。願詔文學之臣,追述功業之盛,作為歌詩,使知樂者協以音律,領之太常,以播於天下。

夔乃自作《聖宋鐃歌曲》:宋受命曰《上帝命》,平上黨曰《河之表》,定維揚曰《淮海濁》,取湖南曰《沅之上》,得荊州曰《皇威暢》,取蜀曰《蜀山邃》,取廣南曰《時雨霈》,下江南曰《望鐘山》,吳越獻國曰《大哉仁》,漳、泉獻土曰《謳歌歸》 ,克河東曰《伐功繼》,徵澶淵曰《帝臨墉》,美仁治曰《維四葉》,歌中興曰《炎精复》,凡十有四篇,上於尚書省。書奏,詔付太常。然夔言為樂必定黃鐘,迄無成說。其議今之樂極為詳明,而終謂古樂難復,則於樂律之原有未及講。
---------------------------------------------------------------------------------------------------------------

大晟鐘原為宋徽宗時期“大晟”新樂中的編鐘, 宋徽宗有感於當時中國音律不齊的現狀,命工匠鑄成幾十套“大晟鐘”,每套鐘基準音高都是黃鐘宮,相當於C, 發送中國各個州府,作為標準音律定音,統一了音高。

註2: 

鐘分為鎛鐘、鈕鐘、甬鐘三類,各有從大到小的組合關係,成組的又稱為編鐘鎛鐘體型較大,單懸,大都只有一件,是低音鐘作用為合聲和掌握節奏;甬鐘發中高音,演奏作旋律之用,七聲俱全,並有較多的半聲音階。編鐘的柄按甬鐘或鈕鐘之別而分別稱為“甬”或“鈕”

註3: 
1. 春秋 晉景公 所鑄之鐘。 《國語·晉語七》:“昔克潞之役, 秦來圖敗晉功, 魏顆以其身卻退秦師於輔氏,親止杜回,其勳銘於景鐘。” 韋昭注:“景鐘, 景公鐘。”後以“景鐘”為褒功的典實。漢楊修《答臨淄侯箋》:“若乃不忘經國之大美,流千載之英聲,銘功景鐘,書名竹帛。斯自雅量,素所畜也。” 唐獨孤及《代書寄上裴六冀劉二潁》詩:“及時當樹勳,高懸景鐘銘。” 明許自昌《水滸記·聚義》:“祗令文字傳青簡,不使功名上景鐘。”
(2).大鐘。晉葛洪《抱朴子·任命》:“龍淵不能勿操而斷犀兕,景鐘不能莫扣而揚洪聲。” 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駕諸郊壇行禮》:“又有大鐘,曰景鐘。” 明宋濂《鳳陽府新鑄大鐘頌》:“所謂景鐘,大鐘也。”
(3).傳說 黃帝 時五鐘之一。 《管子·五行》:“昔者黃帝以其緩急作五聲,以政五鐘。​​令其五鐘;一曰青鐘大音,二曰赤鐘重心,三曰黃鐘灑光,四曰景鐘昧其明,五曰黑鐘隱其常。”

註4:
http://www.ct.taipei.gov.tw/zh-tw/C/Heritage/Heritage/1/1%7C2/30.htm
特磬: 體型特大之石製或玉製樂器

註5:
篪 chí ㄔˊ
1. 古書上說的一種竹。
2. 古代一種用竹管製成像笛子一樣的樂器,有八孔。

註6: 竽就是大的笙, 有三十六簧.

註7 páoㄆㄠˊ 就是葫蘆,笙竽屬於匏音, 乃八音之一 中國古代人把製造樂器的材料,分為八種,即匏瓜、粘土、皮革、木、石、金屬、絲線與竹子,稱為“八音”。

註8:度曲有兩解, 一為:依曲調的節拍歌唱。二為:製作樂曲。

9:永言: 長言;吟詠. "知以一律配一字,而未知永言之旨" 似乎與南音的[骨譜潤腔]有同樣的意思. 非一音一字, 而是字中還有多個音的變化.

10:七音:宮, 商, 角, 徵, 羽, 變徵, 變宮. 四聲: 平上去入.
http://nccur.lib.nccu.edu.tw/bitstream/140.119/39085/6/12018106.pdf
平聲哀而安, 上聲厲而舉, 去聲輕而遠. 入聲直而促. (唐[元和韻譜])
"黃鐘奏 (c) 而聲或林鍾(g),林鍾奏而聲或太簇(d)。"都是協和音(都相距四度).


11:三分損益上下相生

註12: 
 "槁木貫珠"(形容音樂該上揚,該下沉, 該止息, 該連續不斷均有準則)的由來: 《禮記註疏》卷三十九〈樂記〉

師乙曰:「乙賤工也,何足以問所宜?請誦其所聞,而吾子自執焉。愛者宜歌《商》。溫良而能斷者宜歌《齊》。夫歌者,直己而陳德也。動己而天地應焉,四時和焉,星辰理焉,萬物育焉。故商者,五帝之遺聲也。寬而靜,柔而正者宜歌《頌》 。廣大而靜,疏遠而信者宜歌《大雅》。恭儉而好禮者,宜歌《小雅》,正直而靜,廉而謙者宜歌《風》。肆直而慈愛,商之遺聲也,商人識之,故謂之《商》。齊者,三代之遺聲也,齊人識之,故謂之齊,明乎商之音者,臨事而屢斷;明乎齊之音者,見利而讓。臨事而屢斷,勇也。見利而讓,義也。有勇有義,非歌孰能保此?

故歌者,上如抗,下如隊,曲如折,止如槁木,倨中矩,句中金句,累累乎端如貫珠。故歌之為言也,長言之也。說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木上絲: 同樣讓我覺得跟南管的[骨譜潤腔]有同理之感. 

註13: : 馬虎, 隨便.   : 於. : 口授. :書冊. "況樂工苟焉佔籍" 或許是指樂宮們對於古籍上的記載隨便的陳述傳授. 

註14: 忒: 差錯. 

註15: 戛: 長矛. 擊: 敲打. 幹:長木. 羽: 指劍. (大約是指舞的部分). 四金: 周代“四金”,特指錞、鐲(小鍾)、鐃、鐸等四種青銅體鳴樂器。

註16: 尺律或指律尺, 古代調音律用的度器。相傳黃帝命令伶倫造律尺,以一黍的縱長為一分,律尺共長八十一分。黍為一年生草本植物,葉線形,子實淡黃色,去皮後稱黃米,比小米稍大,煮熟後有黏性.

註17: 倍四之器: 可參考福建南音的倍思管, 以及詞源的"音譜"條說:"法曲則以倍四頭管品之, 其聲清越..."頭管即篳篥, 同日本雅樂的Hichiriki, 雅樂在開始演奏時都是蓽篥起頭. 開篳篥管的第四個洞所吹得的c1音為徵音稱為四空管. 篳篥管代表著領調定調的作用. 是一種協律之器. 倍四也可能是指調門, 或一個調的起頭音. 倍有低半音或低八度的意思. 詳細請參考王耀華- 中國傳統音樂樂譜學

註18: 銀字: 樂器以銀作字示其音節。管笛類的樂器

註19: 羌笛...十四弦以意裁聲: 羌笛在漢代已經流傳於甘肅四川等地, 為雙管四孔, 或許因而出雙韻的意思.  十四絃或指秦箏或胡人的樂器有十四條絃. 裁: 判斷.

註20: 
土敝則草木不長,水煩則魚鱉不大,氣衰則生物不遂,世亂則禮慝而樂淫。是故其聲哀而不莊,樂而不安,慢易以犯節,流湎以忘本。廣則容奸,狹則思欲,感條暢之氣而滅平和之德。是以君子賤之也。
When the soil is worn out, the grass and trees on it do. not grow well. When water is often troubled, the fish and tortoises in it do not become large. When the energy (of nature) is decayed, its production of things does not proceed freely. In an age of disorder, ceremonies are forgotten and neglected, and music becomes licentious. In such a case the notes are melancholy but without gravity, or joyous without repose. There is remissness (in ceremonies) and the violation of them is easy. One falls into such a state of dissoluteness that he forgets the virtue properly belonging to his nature. In great matters he is capable of treachery and villainy; in small matters he becomes greedy and covetous. There is a diminution in him of the enduring, genial forces of nature, and an extinction of the virtue of satisfaction and harmony. On this account the Superior man despises such (a style of music and ceremonies).

木上絲: 中國人自古就覺得人心很容易受慾望誘惑而腐敗, 一定要時時刻刻受禮法的約束... 不過這麼多千年以來, 禮樂之治似乎並未得成效呀~ 人心的自我克制恐怕還是在信念上的認知, 而不是行為上的約束.

註21: 止用十二宮應是指, 用十二個管調就夠了. 每一個管有五聲, 自成一調, 十二個管就有六十聲, 十二個調. 不必用到84 調, 84調乃胡人傳入的, 其中有重複, 也有很多調根本用不到, 為了遵循周制, 用十二個管調就夠了.

註22:
[six bamboo pitch pipes among the twelve] 律,定音器(竹管)。共有十二個,各有固定的音高和名稱:1.黃鐘(C),2.大呂( # C),3.太簇(D),4.夾鍾( # D),5.姑洗(E),6.中呂(F),7.蕤賓( # F),8.林鍾(G),9.夷則( # G),10.南呂(A),11.無射( # A),12.應鐘(B),合稱十二律。區分開來,奇數(陽)稱六律,偶數(陰)稱六呂,合稱律呂。古書所說的六律,通常是就陰陽各六的十二律而言的



註23: 三侑 sān yòu ㄙㄢ ㄧㄡˋ,意思是三勸食。古代貴族大食或祭祀之禮。  《周禮·春官·大司樂》:“王大食,三侑,皆令奏鐘鼓。”《史記·禮書》:“三侑之弗食也。” 司馬貞索隱:“禮,祭必立侑以勸屍食,至三飯而後止。每飯有侑一人,故有三侑。既是勸屍,故不相食。” 屍食應是指祭祀給死人吃的食物.

註24: 最早提出八十四調理論的是梁武帝蕭衍,《隋書·音樂志
記載,他自造四通十二笛,又引入五正、二變之音,旋相為宮,故十二笛可得八十四調。

隋代音樂家鄭譯(540年-591年)在蘇祗婆“五旦七聲三十五調”理論的啟發下,也在琵琶上實驗,認為“律有七音,音立一調,故成七調,十二律和八十四調”。 ·

蘇祗婆 西域龜茲(今新疆庫車)人。中國古代著名音樂家。因其善彈琵琶,又精通樂理,被召入突厥王廷。公元567年,隨突厥皇後到達內地,傳述龜茲樂律五旦七調理論。由於他的這一突出貢獻,進一步提高了龜茲樂在中原地區的影響。龜茲樂成為隋代九部樂中的重要一部,他的樂律後來不僅演變為隋唐燕樂的二十八調,而且還影響到了雅樂、俗樂與戲劇音樂。蘇祗婆把西域音樂的五旦七調理論帶到中原,完善和發展了內地的音樂理論,他作為一位傑出的琵琶演奏家、音樂理論家被載入中國音樂史冊。

中國南北朝時的宮廷音樂家。生卒年不詳。周武帝(561~578在位)時的西域龜茲(今新疆庫車一帶)人。姓白,名蘇祗婆。其父以音樂聞名於西域。蘇祗婆善彈胡琵琶,家傳龜茲樂調「五旦七聲」宮調體系。 568年突厥木桿可女阿史那受聘於周武帝,稱突厥皇后。蘇祗婆隨之入周,著稱於宮廷而漢語名字失考。沈知白《中國音樂史綱要》認為他的漢名是白智通。

more about 蘇祗婆 and 隋書音樂志 第144條

註25: 凡有催袞者, 應指"虛催" "催拍" "袞遍" 等唐教坊有舞蹈的大曲中的分段名稱.
袞遍:唐、宋燕樂(宴樂)大曲入破以後,節奏較快或極快的段落。而南管音樂中有"袞門"或有相關. 袞門是曲調形式的名稱, 如長袞, 中袞, 短袞. 也就是將調子, 節奏, 樂曲結構相類似的曲子歸為一類. 

上圖出於 [中國歷代詞調名辭典] P.528


唐 宋 樂舞名詞。中序的第一遍。又稱迭遍、歌頭。唐 宋 大曲每套有十餘遍至數十遍,分別歸入散序、中序、破三大段。宋王灼《碧雞漫志》卷三:“《涼州曲》……凡大曲有散序、靸、排遍、攧、正攧、入破、虛催、實催、袞遍、歇指、殺袞,始成一曲,此謂大遍。而《涼州》排遍,予曾見一本,有二十四段。”按,排遍、攧、正攧,屬中序。王國維 《唐宋大曲考》:“排遍又謂之‘歌頭’,《水調歌頭》即《新水調》之排遍也。”

攧(音顛): 跌。摔。頓腳

靸(音撒):
1, a.一种草制的拖鞋;b.鞋帮纳得很密、前面有皮脸的布鞋。2. 方言,把布鞋后帮踩在脚后跟.

排遍: 隋、唐燕樂大曲的中序部分,因分為若干遍,故稱為「排遍」。

入破: 唐宋時的大曲每套多有十餘「遍」,分別歸入散序、中序、破等三大段中,「破」這一段開頭的第一遍稱為「入破」。入破後,節奏變為繁急,此時舞者入場。
大曲體制為有奏、有歌、有舞之大型歌舞相間樂曲,今傳之漢大曲十五,歌詞十五首,隸屬於十二曲名,論其種別猶是清商,論其調別則多屬瑟調,器用笙、笛、節、琴、瑟、琵琶、箏等吹、彈、擊奏樂器。

漢大曲體式分「艷」、「曲」、「趨」、「亂」四段,「艷」在曲前為引,「曲」為全曲之重心樂段,有樂、有歌、有舞,「趨」同促,樂漸急,「亂」在樂章末尾為卒章之節。

唐代大曲盛於十部伎中,燕樂、西涼、龜茲、安國、疏勒、高昌等部都有大曲。


唐代大曲體式分散序、中序(又稱拍序或歌頭)、破(又稱舞遍)三段,遍次長短不一,茲述一般曲式於後:

「散序」用無拍散板奏演樂器,不歌不舞若干遍後,入「報」。

「中序」重歌不舞,始用拍,又稱「拍序」或「歌頭」,以慢板入週渡樂段之「攧」、「正攧」。

「破」重舞,而仍有歌,舞者配以羯鼓、襄鼓、大鼓與絲竹,投節制容,節奏略快,經「虛催」、「袞遍」、「實催」(或稱「催拍」、「促拍」或「簇拍」)後由絃繁管急之樂象,經「歇拍」後,瞬起袞煞急板,終以「殺袞」。


欲查 歇指, 查無, 僅下段寥以參考:
歇指角 : 七角之一,律應蕤賓,屬林鍾宮的閏角調,用林鍾均一均音。沈括《夢溪筆談·補筆談》卷一:“應鐘角(正角)今為歇指角(閏角),(殺聲)用尺字(應為下尺字即勾字,簫管同字同孔同用)”;應用譜字見“南呂宮”條。張炎《詞源》卷上:“林鍾閏俗名歇指角。”《宋史·律曆志》:“蕤賓角為歇指角。”

註26: 驁夏: 古樂章名。九夏之一。 《周禮·春官·鍾師》:“凡樂事,以鐘鼓奏九夏:《王夏》、《肆夏》……《驁夏》。” 鄭玄注:“公出入,奏《驁夏》。九夏指周朝的九種樂曲,有王夏、肆夏、昭夏、納夏、章夏、齊夏、族夏、祴夏、驁夏等。見周禮.春官.鍾師。

註27:登歌: 升堂奏歌, 古代舉行祭典﹑大朝會時﹐樂師登堂而歌。禮樂活動中升堂而歌,因此又稱為“升歌。”《樂府詩集》:登歌者,祭祀燕饗,堂上所奏之歌也。 “
《禮記》:“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貴人聲也。”
歌: 撤祭器而歌。 
   ▶ 《周禮‧春官‧小師》: “大祭祀, 登歌擊拊, 下管擊應鼓, 徹歌, 大饗亦如之。” 
   ▶ 鄭玄 注: “于有司徹而歌《雍》。” 
   ▶ 林尹 注譯: “徹祭器時率瞽蒙歌《雍》詩。” 
   ▶ 《宋史‧樂志六》: “宜仿 周 制, 除登歌、徹歌外, 繁文當刪, 以合乎古。

註28: 金奏: 擊鐘鎛作為奏樂的節拍。下管, 管者,簫、篪、笛之屬. (見原文)" 另外在南管音樂中" 下四管"是打擊樂器, "上四管"是弦樂器. 

註29: 趙慎: 南宋第二位皇帝. 主戰派, 抗金. 為岳飛平反.
註30: do 為陽, sol 為陰, 陰陽相合. = re 為陽, la 為陰, mi 為陽, si為陰, 都是五音關係. 
註31: 夔建議祭祀典禮中只要起頭跟結束時加唱歌. 中間不須每曲都唱.
註32: 鐃歌,是漢代的武樂,用於軍旅之中,以壯軍威、揚士氣的凱歌。鐃,形狀像鐸無舌,有柄可執,是一種銅製的打擊樂器,配合蕭、笳、笛、鼓,故稱鐃歌。